<bdo id="xxzj8j"><dir id="xxzj8j"></dir><select id="xxzj8j"></select><dfn id="xxzj8j"></dfn><fieldset id="xxzj8j"></fieldset></bdo><button id="xxzj8j"><strong id="xxzj8j"></strong><strike id="xxzj8j"></strike><blockquote id="xxzj8j"></blockquote><li id="xxzj8j"></li></button>
      1. 奔馳寶馬機多少錢/學不會離別

        眼睛微睜,看著窗外朦胧的天,一景的陌生,而又如此熟悉,看看時鍾,才六點二十多,記得每次放假奔馳寶馬機多少錢總要睡到日上三杆的時候!可今天,在家,自己的床上,卻不同往日的醒得這麽早,是失眠嗎?
        不過,我想應該不是!六點二十,多麽熟悉的時間啊!軍訓的這十多天來,我們都是這個特定的時間起床的!或許,這個時間醒來已成了我生活的一種習慣,或許,這個時間一種已經和我産生一種默契!
        然而,窗外朦胧的天在強烈的召喚我,我下意識的在心中說到“該出早操啦!”就在我翻身躍起的瞬間,我才恍然--軍訓已經在昨天結束了……
        是的,軍訓在昨天結束了!軍訓在昨天已經結束了!心頭一種不可名狀的翻來覆去的痛!
        不覺的時間已經到了六點半!也就是出早操的時間,可是,沒有了早操的鈴聲,沒有看到幾百個穿著軍訓服的同學慌慌張張急急忙忙的跑到操場集合,沒有看到兩行排得整整齊齊步伐一致的士兵向我們跑來,也沒有聽到如雷貫耳的聲聲番號,更沒有聽到…更沒有聽到教官铿襁有力卻又帶著幾分親切的嗓音!這樣安靜的早晨,讓我很不習慣,也好難去習慣,比當初適應軍訓還難一百倍,一千倍……
        是啊,有的人走了,他們留下的深刻,是我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那些讓我們放在心裏的珍貴,已成我們生活的一種習慣,一種依賴!
        不覺的發現自己的眼眶微微的有些熱了,這種感覺似曾相識,近在眼前,浮在腦海,厲厲在目……
        昨天我們在台上最後一次聽教官指令表演軍體拳,在整個表演過程我始終咬緊著牙關,好像在硬撐什麽,眼眶一直都是熱熱的,直到教官下達最後一聲指令,我用盡全身力氣和早已莎啞的聲音大聲的吼出了最後一聲口號,我們的表演很成功,可是,都是經過好多次的彩排,才會如此完美,像緊張一樣,練習多了,對表演也就麻木了,一點恐懼也沒有了,可是,這樣的離別,我們從未練習,也沒彩排,也沒有誰曾告訴我們應該怎樣祛微笑面對,叫我如何麻木………

         很多年前,在法國西南部一個名叫幹邑的小鎮上,有一位家境貧寒的小孩常給當地的葡萄酒廠看守橡木桶,以掙錢補貼家用。他是一位非常勤奮且用心的男孩,每天一大早就來到酒廠,用抹布將一個個橡木桶擦拭得幹幹淨淨,然後一排排整整齊齊地排好。這其實超出了他的工作職責,他只要看住木桶,不被別人偷走便可,但他樂意做這些,因爲他喜愛上了酒廠。酒廠主非常喜愛小男孩的敬業精神,每個月都給他開雙倍的工資,看到小男孩喜歡釀酒,還教給他一些釀酒的技術。
        然而令小男孩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地方往往晚上會刮風,一夜之間他排列整齊的木桶,尤其是小木桶便會被風吹得東倒西歪,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被破壞,他很委屈地哭了。酒廠主得知原因後,輕輕地摸著他的頭說:“孩子,別難過,想想辦法,我們可以征服風的。”于是,他讓小男孩靜靜地坐在木桶上,思考木桶不被風吹倒的辦法。小男孩想了半天,還是沒有個頭緒,他順腳踢了一下旁邊的小木桶,又踢踢自己坐著的小木桶,旁邊的小木桶一下子便倒了,而他坐著的木桶則一動不動。
        辦法有了!他去小河裏挑來一桶一桶的清水,把它們倒進那些空空的橡木桶裏,他整整忙了一天。
        當他把所有的橡木桶灌滿水後,天也黑了。第二天,天剛蒙蒙亮,他起床後跑到放桶的地方一看,那些橡木桶一個個像昨天那樣排列得整整齊齊,沒有一個被風吹倒吹歪的。小男孩高興地把這件事告訴了酒廠主,酒廠主微笑著對他說:“孩子,那些木桶裝滿水後爲什麽不被風吹倒?那是因爲你加重了木桶的重量!”
        從那以後,周圍的酒廠都采用小男孩的方法,節省了許多勞動,又保持了木桶的幹淨。小男孩也不斷地加重自己的重量,從看守木桶到參加釀酒,從傳統到創新,他讓名不見經傳的幹邑小鎮變得舉世聞名。這個小男孩就是日後的雷米馬丁,葡萄酒經典品牌——“人頭馬”的創始人。
        你奔馳寶馬機多少錢都是風中的木桶,很多時候都不能左右自己,但只要記得:加重木桶的重量,就永遠不會被風吹倒!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 2001